白磷伏兔

c圈白磷伏兔,皮杂。癌多,弧长,明明手残还就爱瞎撸图×迷之收藏癖×不介意的话来扩?2964250540√

亚洲非寮的现状

我,晴明,众多平安京阴阳师中的一个。
如你所见,是一个顶着亚洲人皮的非酋。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区别吧,就是,一开始的我连个鸟都没有orz
是的,明明已经三十一级了却任然靠着三尾狐闯荡的那种。别个寮刷材料都有草爸爸一叮一个准,而我只能拖家带口和三尾狐一起奋斗。

为什么说是亚洲人呢?因为召唤到了三个金灿灿的SSR
当时可还高兴到开了宴会x

只不过……

抬头看着樱树下拉着三尾狐尾巴尖的红发小孩,再看了眼爬在水池边露出半个身子的水獭以及正在逗隔壁柴犬的粉发少年,不经叹气。
有SSR又怎么,带不起啊。

「我觉得我一点也不是个称职的阿爸。」

但还是抱着希望每天为他们肝到深夜。

毕竟,他们可是回应了我召唤的妖啊——

突然找回以前不知道掉到哪儿去了的一小段文x想想还是想要发出来。当时我才三十一级呢w

又是开局和监管者肩并肩的一天.jpg
躲着屠夫开完第一台机后就一直被追,中途一不小心还律师先生分别被误伤了两次XD
尽管大概是个新萌杰克,但非常执着,追到大门开,律师被大到的时候也没有选择去追律师。(真可爱呢
虽然是个公主抱,但是没敢乱来,毕竟幸运儿没人权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万一跪了可就一次起来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喜欢幸运儿▽

#关于每次打开阴阳师都会出现的脑内幻想#②

简单提一下作为一个划水党阴阳师的寮内现状

三十几新萌,主力三尾和鸦,皮条分别172/140兔子/食发鬼,133满技肉火。对面输出强力时全靠蝴蝶精撑,一个满技草妹。

「当晴明开始乱换御魂」
    这天,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晴明这样保守坚持一套御魂打天下的人,拿着寮内的式神换起御魂来。
   “来来来,三尾啊,你快试试这个。”

   “哎,听说带崽时树妖和酒吞更配哦。”

   “鸦啊,是阿爸不好,委屈你将就将就了……”
      晴明这悉里八数一通胡搞,硬是从早搞到中午才肯带着“好不错,勉强”的眼神停了下来。
   “好嘞,既然你们都换好了那就去试试吧。”

「当晴明开始乱换御魂」(2)
    三尾狐和鸦天狗是最先被换的两位,鸦天狗倒没觉得怎么,想着晴明再怎么也不会让自己带个破御魂出去丢人;三尾狐则是打一开始就没抱着会有个好御魂的心来的。所以当三尾狐看见自己晴明特dei劲的将自己攻击加成六号位拿去时心里想着“果然不管这位阴阳师说着不嫌弃自己,但到了时候也……”
    但,当她还没来得及感伤时就听晴明在屋里喊着什么,只是有些模糊只知道好像是什么“爆伤”“六号”“快来”以及他那毫不符合外表的笑声。
    “哎…?”词汇虽模糊但一年半的相处时间不用听个全部也能猜到大概。

    她有些惊讶。

    但不是因为对方此次的行为。
    而是因为那个非洲阿爸居然有爆伤六号。

三尾狐:阿爸居然脱非了???

「当晴明开始乱换御魂」(3)
    鸦天狗是个乐天派。
    所以就算看见自己那主心的爆伤御魂被换走也依旧很开心。再怎么也得了个攻击加成不是?

    后来第二批换御魂的是莹草。
    一向有着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踩北绑幼儿园志向的草妹拉着三尾狐唠嗑半天后便以万事俱备只欠御魂的心情一蹦一跳去了。

    看着手中的树妖草妹脸上甜甜的笑似乎都变了味。
    “阿爸……”
    “行了别说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蝴蝶精老姐准备换一种活法,这重担就交给你了。”看着莹草委屈巴巴的样晴明还是打定主意了要让她带树妖。“何况这树妖大部分都是攻击加成不是?”

    最后一批换御魂的是蝴蝶精和酒吞。

    两妖的御魂都被全部卸了下来。

    “哈,为什么本大爷要带这种东西?!”
    “哎?这样奶量够么?”

「当晴明开始乱换御魂」(4)
     最后晴明带着一堆人浩浩荡荡的去了麒麟面前。
     兔子骑着魔蛙惯例跳的地都在震,把行动条给震了过来,三尾二速一尾巴抽过去,只是这次和平时不大一样。
   “果然爆伤很重要呢。”晴明看着眼前金灿灿的五千伤害欣慰的摇起扇子。
      随后刷完就去找大蛇玩。

    “你蝴蝶带轮入道???”
    “你这酒吞怎么带树妖的???”
    “哇我们三尾姐姐不是同一款吧???”

     在队友的说话声中酒吞觉得自己脸都丢没了。不为什么,只因为这晴明上场的所有式神里,只有他一个是血厚奶高没输出。
     就连蝴蝶精都是次次触发轮入道,补刀救人两不误。

    但实际上上酒吞那一身树妖,保了他全局不死且一口奶六千时还是不算丢人的。
    虽然他本人一点也不这么认为。

酒吞:(惆怅. JPG)
晴明:嘻,嘻嘻,嘻嘻嘻

#每次打开阴阳师都会出现的脑内幻想#


简单提一下作为一个划水党阴阳师的寮内现状

三十几新萌,主力三尾和鸦,皮条分别172/140兔子/食发鬼,133肉火。对面输出强力时全靠蝴蝶精撑,一个满技能草妹。
早期来的小一目,中期来的小酒吞,前几天来的小水獭。

「又是拖家带口刷御魂的一天」
    三尾狐作为强攻先手惯例笑眯眯的一边说着要来和姐姐玩么一边上去就是一尾巴抽死对面最具威胁的那一个

    鸦天狗一副“打死对面那些歪门邪道”的样子放出自己一直养着的鸦群,并对乌鸦说“啄死对面那嘟玩意的”。

     酒吞呢,则早已习以为常的开局便带着树妖在后头盘腿坐着一脸惬意喝小酒,若是外人定认为整支队伍里主力是他了。

     至于兔子——跳完一次后就在旁边嚷嚷“放开我,我非套死对面那嘟崽子不可”之类的话。当然,刚说完就被垫着脚的座敷一巴掌糊头上吼“套套套,也不整盆水照照自己多大点命中率!”



     哦,还有我这个划水阿爸。永远都是在后头拿着扇子装着文质彬彬的样儿,实际上心头直刷弹幕“给掉点好御魂吧瞧我这一天到晚都陪着你个破蛇的份上”

*关于嘟。前些时候的一个脏话用嘟代替的梗。

「关于庭院」
     自从知道三尾她的身世后,每次瞧见她坐于樱树下,一坐便是一天,心里都有种说不出的堵。明明这庭院中人也不少,她却总是格格不入。
     想要与她交谈,让她从那段记忆中脱身,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这样的日子维持了很久。直到前段时间来了三位新人。作为全寮最高输出,带孩子自然也是常事,只是和别家鸟姐比起来要忙的多。(人穷没蛋x)

     忙碌能使她短暂的忘记过去。

     区别在庭院时格外明显——往日孤身的三尾狐现在身边多了点东西。三条蓬松的大尾巴中还窝着个同色蓬松头发的小酒吞,远远看去活像是三尾狐的第四条尾巴。

「关于酒吞和三尾狐」
     又是一次概率up,然而阿爸还是穷的叮当响,除了四张灰符以外就只剩两张蓝票,勾玉都只有六十多个。于是在up的最后一天,抱着一种迷样的心情进行召唤。
    每次召唤三尾狐都会在门口守着,这次也不意外。

    结果这一唤就唤来了个小小的凶不拉几的酒吞,还顺便给座敷满了技能。

   “!!!”非惯的晴明见了烟雾散去后面前的小吞当下就愣住了,硬是过了好半天才呆愣愣的冲着外边喊道“三尾啊!!!快来看看阿爸唤了什么!”随后抱着被自己嗓门吼呆的酒吞跑出去。

     可能是因为酒吞一来第一个见到的妖怪就是三尾狐的缘故,也可能是因为她那红艳的色调和身后毛茸茸的大尾巴,酒吞他格外的粘三尾狐。
     虽嘴上不说,但每次和别的幼妖一起被带去刷御魂或材料时总是挨着三尾狐站。

「关于酒吞和三尾狐 2」
     最开始其实晴明是不知道酒吞粘三尾狐的,直到一次闲下来在院里练书法。
    刚写完几个大字,耳边传来熟悉的笑声,是三尾狐,她一闲下来就要到树下呆着的习惯是全寮都知道的。只是今天似乎有些不同,细听这笑后头还有别的声音。
    “嗯哼哼…要和我一起去坐坐么,静静地很惬意哟?”
    “……要。”

    抬头一看,发现三尾狐竟是带了个拉着她袖子的酒吞过来了。
     晴明觉得自己听说的大江山鬼王和面前这个酒吞肯定不是同一个妖。即使面前这个是失去了记忆的小酒吞。

私设抽到的式神会回到幼年的体态、性格,但随着等级增大记忆会慢慢回来体态和性格也会跟着成长。到了差不多是曾经的失去肢体部分的时候,失去的部分会慢慢脱落或变化。
官方设定的必抽和官送的式神一开始就会是成体。

色废日常orz
一个叫狄裘的孩子,鸟妖,双胞胎弟弟狄椿没有画出来。(预计不会上色了)

前段时间涂的新崽子´_>`但是果然只是看图的话什么感觉也没有啊x(私心打上西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