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磷伏兔

c圈白磷伏兔,皮杂。癌多,弧长,明明手残还就爱瞎撸图×迷之收藏癖×不介意的话来扩?2964250540√

花田白宇「设定」

花田白宇    男

178cm       18岁

性格:

本性乖张戾气,凡事以自我为主,对外多是虚与委蛇,可能是因为个性的缘故在好感较高的人面前异常任性。行事果断毫不拖泥带水,对待目标耐性较高。精神不稳定,依耐性异常高。

外貌:

银白色过肩半短发梳成小辫儿耷拉在脑后,平时带着个眼镜假斯文,睡凤眼瞳仁靠上,细断眉,微有卧蚕,眼周青污似打阴影,鼻梁挺立嘴角自然上扬。脖子上有两圈黑色铭纹,左耳配有两枚黑色耳夹,常常笑的很 和善 。身材匀称精瘦干练,五指修长有力。

个性:

粒子重塑

个性简介:死亡后身体自行重铸。也就是说当身体彻底死亡后将会再生,只要没死就算是残疾也不会触发重铸,复活后身体恢复最原始状态,自外部侵入的毒素以及病害在重铸后将被清除。除此之外与无个性没两样区别,并不能提升体质或是其他。甚至是因为这个个性的缘故五感都过于常人,当然只是1和1.5的区别。

重铸时优先大的体块。如果脑袋搬家,个性发动时将不会把头身连接,而是直接“长出”新的头部。正常情况下如果存在固体肉块,将无视流出体液。但在必要时可从体液上开始重铸。火化成灰也是同理。

重铸时也会优先所处环境最安全的部分为主体开始重铸。前提是那个“主体”达到了1cm³。

复活后记忆将会紧接死亡前最后一秒。在彻底死亡前进入的假死状态感知到的一切都将记得。

十二小时内触发两次重铸将会减慢重铸速度,每次减慢0.5倍。正常情况简单的头颈分家需要10~20min不等。在重铸期间再次割断不做为第二次触发。

*重铸时被丢进狭小的地方会重铸成为畸形并且自体死亡然后再次触发。(永动bu)

*短时间内(一天)多次重铸(超过十次)后,五感提高至常人的2倍,并且爱撒娇爱哭。可以说就是变成难缠的小孩子了。

人际关系:

和雄英的羽周无首是兄弟关系(认的)与同样是雄英的英雄科二年级二阶堂相子是发小。

身世:

医疗世家出生,在羽周对门二阶堂隔壁。虽然检查结果为有个性但从小没有任何个性的表现。除父母以外的所以人包括自己都打定认为是无个性——在十一岁以前。十一岁发生意外被罪犯虐杀且未得到任何救助,死亡并触发重铸。

虽外在表现仍旧没心没肺阳光朝气但内部已经有了改变。

与老弟一同考试进入雄英普通科。对个性的描述满是隐藏,全当是微弱的五感加强这样的个性。在老弟和发小面前虽有自残倾向但重未当面实施。

后在英雄杀手事件时内心就已从从众中立变为“敌”,且在随后一段时间离开雄英投敌。

英雄名/代号:腐朽木

所属阵营:敌联盟

备注:*对欧尔麦特和雄英学生都有种不想直面却很羡慕的微妙心理。待在死柄木身边会有莫名的安心感,对(脱离敌联盟)这类事情只是想想就会产生极多的负面情绪。每一段时间不“自杀”就会不适的引起短暂急躁或短暂抑郁。

*精神层面极度不稳定,一直在崩坏边缘大鹏展翅。

*前英雄名为无朽木,认为大众看法是腐朽后代号随之变动。

*个性的侧面作用,在70岁时身体将会不受控制直接瓦解成为小粒子分散。

重铸后身体会自行清除体内有害物质。病死/毒死将不成立。

小英雄背景的一个孩子

Galanter·Fars/伽兰特·法尔斯「设定」

不知父母为谁,在肯拉迪城镇的废墟里被骑士长捡回。六岁。

*肯拉迪城镇被魔物袭击,已成为废墟。现已重修。

    刚被带回时明显受到极大刺激,团众无法想象她究竟都经历了怎样的恶。

    当时的法尔斯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好皮,原本应该飘柔的红发全部被血液黏着在一起,形成斑块,白裙子上也沾染着不知名的红、绿的粘稠液体。大半个身子被压在废墟下面,若不是强大的求生欲望,可能早已死亡。

    被带回后的法尔斯有整整一年没有说过话,在大家都习惯于“哑巴”的时候,第一次对团长说出“谢谢”,沙哑而清晰。随后才随着时间慢慢了解到这个女孩的一切。

在骑士团内成长的孩子自然不会普通,况且还是在那种事情里存活的幸存者。

法尔斯在团内慢慢长大,比他人提前经历苦难的法尔斯在训练上比任何人都要努力,加之本身的天赋和各位的教导,如今已经成为一名剑术高手。单论实力的话,或许可以说是团内最厉害的一名骑士。

关于家庭和性格

    只能说,骑士团的每个人都是家人。性格本性内向,不擅外交,撒谎。说一不二。

    像大多数的骑士那样对领主忠诚,绝不背弃信念苟活。

   一切都教导熟记于心,绝不背叛。

成长历史

    6岁被捡到,6岁半开始学习、训练,7岁能够正常交流,12岁跟随骑士团回宫学习,13岁同骑士团远出,并慢慢打拼出名,19岁回宫随后在城内发展,20岁于宫廷,在教皇的见证下由女王正式受封以骑士之名。23成为领主直系部下。现今24岁,年底25。

*领主。  安道尔的女王是一名37岁的明君。膝下两子一女,一哥三弟二妹。

比起人们心目中的阳光骑士,更像是刺或是卫士。

Galanter·Fars/伽兰特·法尔斯

#每次打开阴阳师都会出现的脑内幻想③#

#每次打开阴阳师都会出现的脑内幻想③#


简单提一下作为一个划水党阴阳师的寮内现状


三十几新萌,主力三尾和鸦,皮条分别172/140兔子/食发鬼,133满技肉火。对面输出强力时全靠蝴蝶精撑,一个满技草妹。


「关于狐妖」

    狐妖,现名二突子,二星出生。

    当时场景——小小的狐妖刚刚回应召唤,乖巧的坐在法阵正中,顶着对飞机耳从烟雾里显现。   

  “是个可爱的同族呢,晴明大——”三尾狐话还未说完就被晴明一声大叫岔开来。

   “二突子!!!”晴明可以说是双眼都比平常大了不少,强忍着激动平复下心情后扇子一开身子微微后仰问道“咱们家还有些什么御魂,还剩的话针女么?”

    “哎呀…晴明大人,能用的针女似乎都在我身上了”三尾狐顿了顿又继续“除了生命和防御加成的。”

    “唔……”晴明眯了眯眼瞅着那法阵中满脸迷茫的小狐狸心中敲定了注意。


    次日阿爸就抱着满身生命/防御加成的小狐狸上了战场。“二突子,好好看看你三尾姐,以后也不求你突多少下,只求你伤害和你三尾姐一样炸。”晴明揉揉狐妖的脑壳就给丢到蝴蝶精身边。


「二突子一点也不二突子」

    早已做好心里准备但也想看眼究竟怎么样的晴明十分大气的,全程让二突子突突。

    但是事实上,二突子首次出手就突了六次,包括后来的四次和五次,直接把晴明给惊到了。

   “二二二二突你”晴明高兴到有些语无伦次的喊了几遍后才把舌头撸直咯,捂着胸口“你不再是我的二突子了”

   “!”狐妖听完瞪大眼睛盯着晴明,半响双眼湿漉漉的跑去揪住晴明裤腿皱着一张脸蛋身体一抽一抽的让晴明不要抛弃自己。

    于是二突子这个名字,至今未变。


    多日后已经恢复为十几岁少年模样的二突子每每听见别人叫心情都非常的复杂。


「三尾狐和雪女」

     三尾狐和雪女是唯二两个非幼体出现的式神。不,应该说是这辈子不是。

     不论多久雪女都会是第一二个回应自己的,三尾亦是如此。

    如果说一个号是一世,那么每一世她们都会在那个同样的地方等待。

   是一种习惯,亦是一种归属。


「关于新式神」

“我手中拽紧了希望!不求得山风,无望看卖药郎。出个ssr我就原地炸裂!”

     山兔正和隔壁孟婆聊了会回来,就撞见某阴阳师在前院拽着蓝票一副跪地求苍天的模样。晃吧晃吧那对长长的耳朵从魔蛙背上跳下,“阿爸阿爸,能给我唤一个孟婆嘛?”山兔揪了揪某人衣摆。

     说来惭愧,自打山兔尽量家门,这孟婆啊硬是唤不来,百鬼都三过家门而不入,可把山兔愁的。

    “自然没问题,按理说我这种一年到头没抽过几次的,应该抽起来sr也不少…”


后期阿爸一抹黑脸:我这高贵的非洲血统可不会因为区区六十连就认输。


亚洲非寮的现状

我,晴明,众多平安京阴阳师中的一个。
如你所见,是一个顶着亚洲人皮的非酋。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区别吧,就是,一开始的我连个鸟都没有orz
是的,明明已经三十一级了却任然靠着三尾狐闯荡的那种。别个寮刷材料都有草爸爸一叮一个准,而我只能拖家带口和三尾狐一起奋斗。

为什么说是亚洲人呢?因为召唤到了三个金灿灿的SSR
当时可还高兴到开了宴会x

只不过……

抬头看着樱树下拉着三尾狐尾巴尖的红发小孩,再看了眼爬在水池边露出半个身子的水獭以及正在逗隔壁柴犬的粉发少年,不经叹气。
有SSR又怎么,带不起啊。

「我觉得我一点也不是个称职的阿爸。」

但还是抱着希望每天为他们肝到深夜。

毕竟,他们可是回应了我召唤的妖啊——

突然找回以前不知道掉到哪儿去了的一小段文x想想还是想要发出来。当时我才三十一级呢w

又是开局和监管者肩并肩的一天.jpg
躲着屠夫开完第一台机后就一直被追,中途一不小心还律师先生分别被误伤了两次XD
尽管大概是个新萌杰克,但非常执着,追到大门开,律师被大到的时候也没有选择去追律师。(真可爱呢
虽然是个公主抱,但是没敢乱来,毕竟幸运儿没人权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万一跪了可就一次起来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喜欢幸运儿▽

#关于每次打开阴阳师都会出现的脑内幻想#②

简单提一下作为一个划水党阴阳师的寮内现状

三十几新萌,主力三尾和鸦,皮条分别172/140兔子/食发鬼,133满技肉火。对面输出强力时全靠蝴蝶精撑,一个满技草妹。

「当晴明开始乱换御魂」
    这天,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晴明这样保守坚持一套御魂打天下的人,拿着寮内的式神换起御魂来。
   “来来来,三尾啊,你快试试这个。”

   “哎,听说带崽时树妖和酒吞更配哦。”

   “鸦啊,是阿爸不好,委屈你将就将就了……”
      晴明这悉里八数一通胡搞,硬是从早搞到中午才肯带着“好不错,勉强”的眼神停了下来。
   “好嘞,既然你们都换好了那就去试试吧。”

「当晴明开始乱换御魂」(2)
    三尾狐和鸦天狗是最先被换的两位,鸦天狗倒没觉得怎么,想着晴明再怎么也不会让自己带个破御魂出去丢人;三尾狐则是打一开始就没抱着会有个好御魂的心来的。所以当三尾狐看见自己晴明特dei劲的将自己攻击加成六号位拿去时心里想着“果然不管这位阴阳师说着不嫌弃自己,但到了时候也……”
    但,当她还没来得及感伤时就听晴明在屋里喊着什么,只是有些模糊只知道好像是什么“爆伤”“六号”“快来”以及他那毫不符合外表的笑声。
    “哎…?”词汇虽模糊但一年半的相处时间不用听个全部也能猜到大概。

    她有些惊讶。

    但不是因为对方此次的行为。
    而是因为那个非洲阿爸居然有爆伤六号。

三尾狐:阿爸居然脱非了???

「当晴明开始乱换御魂」(3)
    鸦天狗是个乐天派。
    所以就算看见自己那主心的爆伤御魂被换走也依旧很开心。再怎么也得了个攻击加成不是?

    后来第二批换御魂的是莹草。
    一向有着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踩北绑幼儿园志向的草妹拉着三尾狐唠嗑半天后便以万事俱备只欠御魂的心情一蹦一跳去了。

    看着手中的树妖草妹脸上甜甜的笑似乎都变了味。
    “阿爸……”
    “行了别说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蝴蝶精老姐准备换一种活法,这重担就交给你了。”看着莹草委屈巴巴的样晴明还是打定主意了要让她带树妖。“何况这树妖大部分都是攻击加成不是?”

    最后一批换御魂的是蝴蝶精和酒吞。

    两妖的御魂都被全部卸了下来。

    “哈,为什么本大爷要带这种东西?!”
    “哎?这样奶量够么?”

「当晴明开始乱换御魂」(4)
     最后晴明带着一堆人浩浩荡荡的去了麒麟面前。
     兔子骑着魔蛙惯例跳的地都在震,把行动条给震了过来,三尾二速一尾巴抽过去,只是这次和平时不大一样。
   “果然爆伤很重要呢。”晴明看着眼前金灿灿的五千伤害欣慰的摇起扇子。
      随后刷完就去找大蛇玩。

    “你蝴蝶带轮入道???”
    “你这酒吞怎么带树妖的???”
    “哇我们三尾姐姐不是同一款吧???”

     在队友的说话声中酒吞觉得自己脸都丢没了。不为什么,只因为这晴明上场的所有式神里,只有他一个是血厚奶高没输出。
     就连蝴蝶精都是次次触发轮入道,补刀救人两不误。

    但实际上上酒吞那一身树妖,保了他全局不死且一口奶六千时还是不算丢人的。
    虽然他本人一点也不这么认为。

酒吞:(惆怅. JPG)
晴明:嘻,嘻嘻,嘻嘻嘻

#每次打开阴阳师都会出现的脑内幻想#


简单提一下作为一个划水党阴阳师的寮内现状

三十几新萌,主力三尾和鸦,皮条分别172/140兔子/食发鬼,133肉火。对面输出强力时全靠蝴蝶精撑,一个满技能草妹。
早期来的小一目,中期来的小酒吞,前几天来的小水獭。

「又是拖家带口刷御魂的一天」
    三尾狐作为强攻先手惯例笑眯眯的一边说着要来和姐姐玩么一边上去就是一尾巴抽死对面最具威胁的那一个

    鸦天狗一副“打死对面那些歪门邪道”的样子放出自己一直养着的鸦群,并对乌鸦说“啄死对面那嘟玩意的”。

     酒吞呢,则早已习以为常的开局便带着树妖在后头盘腿坐着一脸惬意喝小酒,若是外人定认为整支队伍里主力是他了。

     至于兔子——跳完一次后就在旁边嚷嚷“放开我,我非套死对面那嘟崽子不可”之类的话。当然,刚说完就被垫着脚的座敷一巴掌糊头上吼“套套套,也不整盆水照照自己多大点命中率!”



     哦,还有我这个划水阿爸。永远都是在后头拿着扇子装着文质彬彬的样儿,实际上心头直刷弹幕“给掉点好御魂吧瞧我这一天到晚都陪着你个破蛇的份上”

*关于嘟。前些时候的一个脏话用嘟代替的梗。

「关于庭院」
     自从知道三尾她的身世后,每次瞧见她坐于樱树下,一坐便是一天,心里都有种说不出的堵。明明这庭院中人也不少,她却总是格格不入。
     想要与她交谈,让她从那段记忆中脱身,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这样的日子维持了很久。直到前段时间来了三位新人。作为全寮最高输出,带孩子自然也是常事,只是和别家鸟姐比起来要忙的多。(人穷没蛋x)

     忙碌能使她短暂的忘记过去。

     区别在庭院时格外明显——往日孤身的三尾狐现在身边多了点东西。三条蓬松的大尾巴中还窝着个同色蓬松头发的小酒吞,远远看去活像是三尾狐的第四条尾巴。

「关于酒吞和三尾狐」
     又是一次概率up,然而阿爸还是穷的叮当响,除了四张灰符以外就只剩两张蓝票,勾玉都只有六十多个。于是在up的最后一天,抱着一种迷样的心情进行召唤。
    每次召唤三尾狐都会在门口守着,这次也不意外。

    结果这一唤就唤来了个小小的凶不拉几的酒吞,还顺便给座敷满了技能。

   “!!!”非惯的晴明见了烟雾散去后面前的小吞当下就愣住了,硬是过了好半天才呆愣愣的冲着外边喊道“三尾啊!!!快来看看阿爸唤了什么!”随后抱着被自己嗓门吼呆的酒吞跑出去。

     可能是因为酒吞一来第一个见到的妖怪就是三尾狐的缘故,也可能是因为她那红艳的色调和身后毛茸茸的大尾巴,酒吞他格外的粘三尾狐。
     虽嘴上不说,但每次和别的幼妖一起被带去刷御魂或材料时总是挨着三尾狐站。

「关于酒吞和三尾狐 2」
     最开始其实晴明是不知道酒吞粘三尾狐的,直到一次闲下来在院里练书法。
    刚写完几个大字,耳边传来熟悉的笑声,是三尾狐,她一闲下来就要到树下呆着的习惯是全寮都知道的。只是今天似乎有些不同,细听这笑后头还有别的声音。
    “嗯哼哼…要和我一起去坐坐么,静静地很惬意哟?”
    “……要。”

    抬头一看,发现三尾狐竟是带了个拉着她袖子的酒吞过来了。
     晴明觉得自己听说的大江山鬼王和面前这个酒吞肯定不是同一个妖。即使面前这个是失去了记忆的小酒吞。

私设抽到的式神会回到幼年的体态、性格,但随着等级增大记忆会慢慢回来体态和性格也会跟着成长。到了差不多是曾经的失去肢体部分的时候,失去的部分会慢慢脱落或变化。
官方设定的必抽和官送的式神一开始就会是成体。